• 故事中国

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...

  首页 > 故事号 > 我的美男子,你可安好

我的美男子,你可安好

作者:麦 九 发布时间:2019-06-06

五岁那年,爸妈离婚了。

我作为小拖油瓶,在双方家里滚来滚去一阵子,被外公接手了。

他真是个帅老头,有挺直的鼻梁和超正的双眼皮,高大有气势。

他骑着辆老式自行车,一路铿铿锵锵,我回头,他就笑一下,亲昵的,包容的,我确定他在,叫一声“阿公”,他乐呵呵应了。

到老家没几天,我小孩子的天性回来了。今天把三婶家的镜子砸了,明天去摘邻居未成熟的葡萄,酸得眼泪直流,被周蚊子嘲笑爱哭鬼还不服气,回头找了几只小米椒塞到他嘴里,边塞边问:“谁是爱哭鬼?谁是爱哭鬼?”

听到满意的答案,我放开他,蹦跳回家吃饭,路上被堵住了,周妈妈指着周蚊子肿起来的嘴巴,骂道:“哪里来的野孩子,有娘生没爹教……”

“周家媳妇,我还没死,你在骂谁?”我抬头,阿公站在我面前,护着我,“谁没个磕磕碰碰,不懂事你说几句,怎么骂得那么难听?”

阿公带我回家,关上门就往嘴里塞了几粒药。他有哮喘,家族遗传,妈妈也有,我就见过她跟爸爸吵架气得晕过去。

我忘了哭,紧张地叫:“阿公!”

他缓过来,为我擦眼泪:“都怪阿公,让阿诺受委屈了。”

眼泪又掉下来,我相信,就算全世界都说我错,阿公也会站在我身边。这之后,我打定主意不理周蚊子,不料他却稀罕起我来。

有天,周蚊子慢慢靠过来,从口袋里掏出一粒粒红得发黑的葡萄。

我努力移开视线,不去想诱人的果香。他家的葡萄是最好的,上次摘还是青涩的,现在已经是黑美人了。

“阿诺,吃葡萄啊!”

我别过头,周蚊子又说:“我家的葡萄全部给你吃,好不好?”

“噗!”坐在一边的阿公笑了。

我抓起葡萄,迅速剥了一粒:“阿公,你吃!”

你看,不是我想吃,我是想让阿公也吃葡萄。

这一吃就是五年,蚊子家的葡萄贴上了我许诺的名字。

我以为会这样继续吃下去,直到妈妈来了。

妈妈这几年还是时不时来看我,不过她依旧很忙,住几天就走。

每次我都躲在阿公背后,我和她本来就不亲,现在更不亲了,她拉着我说十句,我也没回她一句,最后她没办法,让我去玩。

可等妈妈走了,我扒在门边看那远去的背影,心里很酸涩,觉得自己又被丢掉一次。

阿公摸着我的头,说:“阿诺要想妈妈了,就要跟妈妈说。”

“我才不想她,我要永远跟阿公在一起。”

“阿公很快就老喽。”

我抬头,看着眼前的老人,我慢慢长大,他慢慢变老。时间在我姹紫嫣红的成长路上给他撒了一地荆棘,他陪着我,用逐渐佝偻的岁月。

我莫名地难过,紧紧抱住他,认真说:“阿公,你不要赶阿诺走,阿诺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

他摸摸我的头,没说话,但眼里全是欣慰。

可十岁那年,有天放OPE平台官网回家,门是开着的,里面传来激烈的争吵声,是妈妈来了。

我悄悄跑去找蚊子,跟他说,我妈来了,要带我回城,以后不能一起上OPE平台官网,不能吃他家的葡萄了。

蚊子带我离家出走,但没多久我们被找到了。

那晚,阿公打了我,第一次打我,我没哭,就恨恨地瞪着他,他打累了,说:“明天跟你妈回城。”

我哭了,抱着他的腿说会听话,不要赶我走。但第二天,妈妈还是把我抓到车上,我奋力挣扎,阿公没来救我,连蚊子都被关在家里。

我变得不爱说话,到了新OPE平台官网校,没个熟悉的人,更加沉默。

这种沉默成了惯性,也带到家里。妈妈依旧忙上忙下,她这样的叫女强人,有OPE平台官网没家庭。

我们偶尔见一面,她很关心我的成绩,但我甚至连开家长会都不想叫她参加。到底还是被发现,那天晚上,妈妈问我:“你是不是只把你阿公当亲人?”

我说是,她像只暴怒的狮子叫我滚,说没我这样的女儿。

我二话不说,转身就走,搭车回乡下,提前一站下车,慢慢走回去。我没敢进屋,就躲在没人注意的角落,看阿公跟邻居乘凉聊天。

妈妈来了,她焦急地问有没看到我,阿公也急了,发动村里人帮忙找,连蚊子都跑出来。好好的一个夏夜被折腾得鸡犬不宁,看着乱成一锅粥的画面,我竟有种报复的快感,叫你让我走,叫你不要我。

带着这种心安理得的心态,我继续观望,直到妈妈兀地倒下去。

我看到在外面强势得不输任何男人的妈妈坐在地上哭:“爸,你说得对,我赚多少钱都是失败,我连阿诺去哪都不知道……”

我呆住了,那里更乱,妈妈哮喘发作了,等救护车过来,我无意识摸脸,满手心的湿意。

第二次离家出走,我郑重地认了错,保证不会有下一次。回城里时,阿公问我,为什么都来了也不进屋,我没回答,望着面前的老人,他还是那么英俊,只是折腾了一夜,眼睛布满血丝,我把脸颊贴到他手上,说:“阿公,等我长大了,就接你到城里。”

那时,我会有个家,有你有我。

回城以后,我不再排斥妈妈对我的好,也试着对她好。

年幼时总是天真而纯粹,以为只要阿公一个就好,拒绝让其他人入驻我的人生,包括生我的母亲,但血脉亲情,人来人往,怎么可能只有一个?我缓慢又积极地成长,新生活新朋友,过去的回忆日渐模糊,忘了蚊子,也忘了阿公。

直到周蚊子又出现了,现在他叫周文彬。

人与人之间就是如此奇妙,我与蚊子永远只要一个下午就能变得亲密无间。他依旧给我带葡萄,讲起小时候的事,我兴趣缺缺:“是吗?我都不记得了。”

他愣住,停下来看我,眼神带着探索。

我吃完葡萄,继续做作业,蚊子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:“阿诺,你怎么都不回去看你阿公?他总在村口等你。”

我把OPE平台官网本试卷堆在一起:“你看,这么多试卷,我没时间。”

蚊子瞪大眼睛,他大概想不到我会这样说。他没说话,一眨不眨地盯着我,盯得我火了,扔掉笔:“你看什么?”

“我看你长什么样,回去告诉你阿公,他的阿诺现在长成什么模样。”

他的阿诺什么模样,她长成小时最厌恶的那种人的模样,斤斤计较,尖酸刻薄。不然那么好的老人,她怎么狠心六年不见他?那么多回忆突然被提起,眼泪不受控制,蚊子慌了,手忙脚乱叫我别哭。

我哭够之后,冷静地叫蚊子不要再来找我。

“为什么?”

因为我喜欢你,不想失去你。当然,我什么都没说,我看着他说:“因为我讨厌你,你妈骂我是有娘生没爹教的野孩子。”

他呆住了,大概想不到,五岁的事,我至今记得这么清楚。

不过我低估了蚊子的毅力,他找我,像个无赖,拉着我就走,说要给我惊喜。

“我不想去,周文彬,我告诉你,我这个人记仇,你再缠着我,只会让我更讨厌你!”

“阿诺,你见到他,会很开心。”

他拖着我走了半个校园,所有人好笑地看着我们,我挣扎,叫他松手,他根本不听。我气不过,胡乱地挥手给了他一巴掌,清脆的巴掌声震惊了整个校园。

蚊子站定,难以置信地望着我,我低头看自己的手,火辣辣的疼。

我不想这样的,却也拉不下脸去解释。蚊子颓败地低下头,闷声说:“你阿公在校门口,去见他一面吧,阿诺,以后我不会再缠着你。”

这之后,我真的没再见到蚊子。时间就这样过去,读高中上大OPE平台官网,毕业找工作。忽然有一天,妈妈打电话叫我回家。

等我们赶到,只听到哭声。阿公去世了,等不及去买药就走了。我抓着新买来的药,看着躺在床上的老人。他依旧是个帅老头,就算睡着,高挺的鼻梁也英气逼人。

我跪下来,把脸贴在他的手心上,最后做这个动作时是十岁,我对他说:“阿公,等我长大了,就接你到城里。”如今,我长大了,也忘了曾经说过的话。

“阿公!阿公!”我小声叫着,他没应我。我答应过他,要陪他到老,结果这几年,我在哪里?

我没跪多久,有人拍拍我的肩膀,叫我别难过,去照顾我妈。

我恍惚站起来,妈妈已经完全变成个憔悴可怜的女人,说她不是个好女儿,从来没让他安过心。

我抱着她,陪她流泪,我何尝不是?我最亲的人,那么卑微地宠爱我,就因为一次分离,我恨他,恨了这么多年,一边成长,一边遗忘,把他当成可有可无的存在。

明明那么多疼爱,怎么全都忘了?

葬礼过后,我参加了个婚礼。

新郎喝得大醉,拉着我的手说了很多的话,新娘好奇地看着我们。

我把手抽出来,笑着说:“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真是的,都娶老婆了,还哭得像个小姑娘……”

我离开时,蚊子送我,他说:“阿诺,我家葡萄一直为你留着。”

那一刹那,眼泪决堤。我想起一首歌,这样唱着,说时依旧,泪如倾,星星白发,犹少年。多少年后,我们偶然相遇在街上,会不会也是那样,提起当年事,泪眼笑荒唐,可我是真的真的真的爱过你。

为什么我们生命中出现过的人,那么重要,那么深沉地爱过,总是会轻易被丢弃?

比如,阿公,比如,蚊子。

许多年后,我已不再年少,突然有人问我,你有什么愿望?

我想了想,有,如果可以,我想陪一个人到老——我外公,超级帅的老头子,我要陪他慢慢变老,这样就不会有离别,也不会有遗憾了……

摘自《故事会》蓝版2017年第9



踩0

  • 文章打分
  •  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
    催泪指数: 5.0
    欢笑指数: 3.0
    新奇指数: 5.0
    推荐指数: 5.0
  • 参与评分共 2 人,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。

 

相关链接
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
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

首 页 | 关于故事会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
版权所有©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。 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。 技术支持: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备案序号:沪ICP备12000829号
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
出版物经营许可证:沪批字第U3918号

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