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故事中国

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...

  首页 > 故事号 > 爷爷,爷爷

爷爷,爷爷

作者:李维明 发布时间:2019-06-13

乡下的爷爷到村长家给爸爸打来了电话,说要来看看孙子。爷爷带来了许多农村的土产。走进家门,爷爷有些不知所措。换鞋时,他站不稳,差点踉跄摔倒,我一个箭步蹿了上去,及时扶住了他。

换好了鞋,他看了看我,高兴地说:“大维,你比爷爷高了。”

妈妈走了上来,招呼了一声“爸”。爷爷受宠若惊,连声说:“你好!你好!给你添麻烦来了。”

晚上,妈妈把一桌饭菜摆好了,爸爸开了一瓶好酒。几杯酒下肚,爷爷话多了,声音也大了许多,对我说:“大维,你现在是男子汉了,也可以喝酒了。喝一杯吧!”

但妈妈不同意,对爷爷说:“爸,您别让他喝酒,他还是个孩子。”

爷爷说:“十六岁就是男人了。男人不喝酒怎么行?那不会有出息的。大维你去拿酒杯,陪爷爷喝!”

“好嘞!”我就势拿来一只酒杯,并斟上了酒。

爸爸犹豫了一下,低声对爷爷说:“还是不要让大维喝了吧。他还要做作业呢。再说现在也不提倡孩子喝酒。”

爷爷端着酒杯的手在空中僵住了。

我站起身,说:“爷爷我敬您!”然后一仰脖子把酒喝了。

“好!这才像是我的孙子!”爷爷也是一口把酒喝了。

我这还是第一次喝酒。那酒真的很辣,一点也不好喝,我呛得大声咳了起来。妈妈瞪了瞪我,我装作没有看见。

我怎么也得给爷爷这个面子呀!

 

晚上,妈妈替我在客厅打了地铺。爷爷过来说:“别打地铺了,让大维和我睡一张床吧!”

我其实不想和他睡一张床。当然,我不好拒绝爷爷。

爸爸让爷爷冲个澡,爷爷拒绝了,说:“不洗了,不浪费了,麻烦!上个星期我在家就已经洗过了。”

我和爷爷抵足而眠。

他身上有一股香烟、酒精还有汗液混合在一起的气味,难闻得很。我屏住呼吸,强忍住了。爷爷兴致勃勃地和我聊了起来,问了我的OPE平台官网习情况,问了同OPE平台官网、爸爸和妈妈的状况,甚至还问了我有没有相好的。

我一时没反应过来,问:“什么相好的?”

“傻小子,相好的你都不懂,就是对象嘛!”爷爷在床那头笑了,“大维,如果有相好的,一定要告诉我,让我替你把个关哟!长得漂亮并不重要,最要紧的是人品好,身体好,能干活。”爷爷说得OPE平台官网重心长。

我想起了他当初看不上我妈的事。

似乎是有感应,爷爷又说:“哦,对了,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。比如你妈妈,她其实是个好人,真的不错。大维,等我走了以后,你替我向她道个歉,就说爷爷认识提高了,知道自己错了,希望她不要再计较一个老头子的错误。”

我蛮感动,说:“您自己跟她说吧。那样效果岂不更好?”

“不行,不行!我老头子拉不下这个面子,还是你帮我说吧。还有,等我走了以后再说。对了,你还记得你奶奶去世的日子吗?”他问。我嗫嚅着说记不得了。

他报了一组数字,让我记下,又说:“以后每年到了这一天,你给我和奶奶烧些纸钱。她年轻时爱漂亮,有钱了可以买几件好看的衣裳穿。我穿好穿坏倒无所谓,在阴间有钱买酒喝就行。”

我不知该如何劝他,也不懂如何就生死与一个老人讨论。

“人总是要死的,阎王爷账上记着呢。咱们爽快一点,痛痛快快地走,决不害怕。哎,我讲的话,你记住了吗?”

我说:“记住了。”

“那好,我就放心了……”他那边没了声响,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了。

夜色沉沉覆盖了一切,惟有钟的滴答声,还有爷爷的鼾声。

星期六早晨,爸爸临时加班,他让我今天陪爷爷出去游玩几个本市的景点。我犹豫了,本来已经和几个同OPE平台官网约好,到体育场痛痛快快踢一场球的。

我想说改天行不行,但看到爷爷期望的眼神,我只好说:“行,今天我陪爷爷好好玩一玩。”又问,“爷爷您能跑得动吗?”

“跑得动,跑得动。我这身筋骨结实着呢。”爷爷擂了擂胸脯,又亮了亮两个拳头,样子似个老顽童。

我打电话向同OPE平台官网请假,那边把我痛骂了一顿,说我不仗义。想不到最后他们几个在街口迎面拦截了我,硬拽着我去和他们踢球,还上来和爷爷敬礼,请他行个好。

爷爷爽朗地笑了,挥手道:“大维,你去跟他们踢吧。我们改天。”

没容我多说,几个人就把我架走了。

没想到爷爷说走就要走,说他惦记着家里的猪、鸡和鸭。我说:“爷爷,我还没来得及陪您去逛景点呢。您现在不要走。”

爷爷笑了,说:“看到你们都好,我就放心了。看风景有的是日子,还是以后再说吧。”在爸爸的陪同下,爷爷佝偻着身子走出了家门。

晚上我写作业,在抽屉里发现了一个存折。开户是我的名字。存款额三万四千八百元。我惊呼:“我发财了!”

妈妈赶过来看,想了想,说:“一定是你爷爷给你的。”

我突然又想起了那晚爷爷让我记下奶奶去世的日子,问:“这会不会是这个存折的密码?”

闻声赶来的爸爸点头。

我又说了爷爷让我代他向妈妈道歉的事。妈妈愣了一下,泪水从她的眼眶里潸然落下。

后来,妈妈对我说:“大维,你爷爷积攒一点钱不容易,让爸爸先保存着,以后有机会再还给他吧。”

“我没有意见。”我举起了双手,“对啦!我还有个建议,咱们把爷爷接到这里来住。行吗?”

妈妈擦了擦眼泪,说:“我没有意见。他这个年纪一人待在乡下实在是不方便了。我们是该把他接来了。”

“他可是倔得很呢,就怕不愿意来。”爸爸叹了一口气。

我说:“这个任务就交给我吧。”

 

那天晚上,爸爸出差不在家,妈妈在单位加班,我一人在家做作业。

电话铃声响了。是那种陌生又熟悉的乡音。打电话的人是村长。他问:“李家富在吗?”

我说:“他出差在外地,我是他儿子。”

“你妈呢?”

“还没有下班,有什么事?可以跟我讲。”

对方在电话那边犹豫了一下,说:“你爷爷走了。”

我一时反应不过来,追问:“爷爷走了?他去哪里了?”

“唉,直说吧,他去世了。邻居发现时,他已经没有气了。你赶紧通知你爸爸,快点回来,要快,一定要快!”

我拿着话筒说不出话来,手也颤抖个不停。

“喂,喂!你在吗?我刚才说的话,你听清楚了吗?”

“听……听……清楚了。”

放下电话,屋里凝固了一样静。灯光氤氲出一片朦胧。我似乎是看见了爷爷。他看着我,不说话,笑意却是挂在脸上。

我再也控制不住,眼泪决堤一样从眼眶里漫出,在脸上肆意流淌。

爷爷,爷爷!

摘自《故事会》蓝版2017年第6期



踩0

  • 文章打分
  •  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
    催泪指数: 3.3
    欢笑指数: 3.3
    新奇指数: 3.7
    推荐指数: 4.7
  • 参与评分共 3 人,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。

 

相关链接
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
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

首 页 | 关于故事会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
版权所有©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。 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。 技术支持: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备案序号:沪ICP备12000829号
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
出版物经营许可证:沪批字第U3918号

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