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故事中国

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...

  首页 > 故事号 > 酒后吃头孢的生死24小时

酒后吃头孢的生死24小时

作者:凌 锋 发布时间:2019-08-19

  《故事会》在这里温馨提示:如果吃了头孢类的药物,在一周之内不能饮酒。同样的,如果喝酒之后,在一周之内也不能吃头孢。


  2018127日,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。

  我早上6点起床,洗脸、刷牙、吃早餐,准备行李下午去广州会诊。早餐也很简单:一碗泡饭,一杯咖啡牛奶,一杯橙汁。

  当我一切准备好要出门前,发现腹股沟处的皮脂腺囊肿破了发炎,走路有些磨着痛。想早点好起来,就顺手拿了一板头孢呋辛酯,我经常吃的这种抗生素。服前我又仔细地看了一下药品说明书,核对了剂量,可以服05克,我就服了一片。服下头孢后不到两分钟,我就忽然感到左手掌发痒。挠了几下,右手掌也开始痒了。只有几十秒钟,这种感觉就出现在口周,并顺着咽部往下走。

  不好,是药物过敏反应!

  我曾经有过出荨麻疹这样的过敏反应,就是皮肤搔痒出风疹块。但从来没有发生在口周及咽部!我一下想起邓丽君,她不就是过敏性哮喘憋死的吗?我立刻打开抽屉想找地塞米松片,但家里没有,只找到一支万托林喷雾剂。我把它装进口袋就往楼下走,想赶紧去医院用些激素,万一路上气道憋着,还可以喷万托林。

  一切都在两分钟内进行:我穿上羽绒服外套,登上旅游鞋,出门上电梯,下楼进汽车。小董真是个好司机:工作26年从来没有迟过到。说7点出发,他6点半就在楼下等着了。说到这儿,还真得感谢我把左手桡骨摔骨折了,伤筋动骨100,每天只能请小董来接送我上下班了。

  这时是642分,我坐进副驾驶座上,痒的感觉不太明显,但人似乎是昏昏沉沉,总是那么不得劲儿。我心里想着可别像邓丽君那样,就说了一声去医院,一边开始拿起手机给科里的院总去电话。

  院总是谁?王凯吗?

  我自问着,一边在手机上写王凯的名字,但写了两遍都错了。

  我的眼晴怎么越来越模糊?连通讯录上的名字都找不到……”

  还没等看清楚名字,手机就握不住而滑到地上,我也完全没有了意识。此时离出发时间还不到3分钟!

  小董看我的手机掉在地上,顺手拾起来,扭头看见我的头歪向右侧,张着嘴巴大口喘着粗气。小董大声喊着:凌导,凌导!你怎么了?我无声无息,只是喘着粗气。小董曾经OPE平台官网过CPR,第一反应就是握着我的左手脉搏,还在跳动!他遂即加大油门,蹦着双闪,一路按着喇叭,右手始终握在我的左手脉搏上,单手驾车在车群中急驶。车从金沟河桥拐上四环,在金家村桥的出口时,小董曾想过是否在此下去转弯去301?但见路上堵得很,车根本走不动,出去就可能堵死在那里。去莲花东路直奔宣武医院的道路尚可走动。小董电话问我先生,去哪个医院?我先生本着对宣武医院的一贯信任,坚定地说:去宣武医院!小董一拨方向盘上了去西客站的路。

  这一拨方向盘真是救了我的命!

  早上不到7点钟,虽有些拥堵,10分钟也到了西客站。这一段时间小董感觉我的脉搏不像原来有力,始终没有意识,呼吸越来越弱。他恐惧极了!他立即给他的领导拨了两通电话,未通,转而立即给我秘书倩倩打电话。他跟倩倩说:凌导快不行了,你快点到急诊科找人找车,在急诊科等我!小董在电话里急促而带着哭腔的声音让倩倩完全摸不着头脑!

  凌导怎么可能不行了?什么情况?倩倩立即又把电话打回去,才知道这是真的!

  倩倩立即给张璨(院总之一)打电话,张说他不值班,是王凯。倩倩随之又给王凯打电话,王凯又通知了急诊值班李晔,二线陈革。

  705分小董开上急诊室的坡道。他冲到护士站大喊:快!快!凌锋主任昏迷不醒了!分诊台的男护士郭伟找了一个轮椅推到车边。此时的我全身软绵绵的瘫坐在轮椅上,完全没有意识,头像拨浪鼓一样来回摆动,全身大汗,衣服都湿透了,四肢厥冷,小董抱了三次都没拖动,最后是一位旁边站着的病人家属跟小董、郭伟一起把我搬到轮椅上进入急诊科的护士站。此时我们科的三人也急忙冲到急诊科。急诊科的王春原医生马上一面量血压、测脉搏,一面问什么情况?小董打开手机刚想电话问我的保姆小华,巳在手机上发现小华给他发的两张照片:

  一张是我吃的药,一张是头孢呋辛酯的药盒。

  医生立刻明白这是药物过敏性休克!所有的治疗措施随即而至:肾上腺素半支肌注x2;建立两条静脉通道;10毫克地塞米松静注;苯海拉明静注;葡萄糖酸钙1支静注。

  心电图正常,超声心动图显示下腔静脉充盈不良,几乎无血……

  这一系列的处置前后也就十几分钟。从上车后的意识丧失,一直到急诊室里的治疗,这一段时间大约30分钟我一直处于昏迷状态。

  至于什么是濒死时的圣光,我完全没有看见!只是依然感觉左手腕的疼痛和阵阵的便意。潜意识中一直告诉自己:千万不能解出来!太丢人了!在我努力憋着的时候,在一片嘈杂声中,我似乎觉得被人扯到床上了。噢,到医院了。周围有许多人,但我睁不开眼晴。只感觉有人给我擦脸上的汗,有人脱我的鞋子和解开衣服做心电图。

  忽然觉得一个人使劲拍打着我的左脸并大声喊道:凌导,睁开眼睛,我是国光!

  我强睁开眼睛,似乎周围都是人:右手扎着液体,右脚也输着液。周围一片欢呼声:醒了!醒了!”“凌主任,您睁开眼!伸一下舌头!我慢慢地遵医嘱活动,头很沉。左手在量血压,好像是陈革。我低声问他:血压多少?

  “6030

  噢!我长舒了一口气,又回到了人间!

  以后的情况就很简单了:我被送到神外监护病房15床,血压平稳,12070,各项指标正常。

  10点:我去厕所解了一次大便,如释重负,浑身轻松了许多!拔掉所有静脉输液,口服液体和半流食,次日上午9点就出院了。周一重新满血复活又来上班!

  打不死的小强又活过来了!

  大难之后我也思忖:头孢我也常服,怎么会这样呢?经查阅,得知:如果吃了头孢类的药物,在一周之内不能饮酒。同样的,如果喝酒之后,在一周之内也不能吃头孢。因为两者接触会出现双硫仑反应——双硫仑在与乙醇联用时可抑制肝脏中的乙醛脱氢酶,使乙醇在体内氧化为乙醛后,不能再继续分解氧化,导致体内乙醛蓄积而产生一系列反应。轻者可自行缓解,重者应及时采取必要的措施进行救治。

  回想起来,前一天(126号)晚上我参加天坛医院介入中心的开张仪式,晚宴上喝了半杯红葡萄酒!这该死的双硫仑反应,差点让我命丧黄泉!

  摘自《故事会》蓝版20198月号



踩2

  • 文章打分
  •  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
    催泪指数: 4.0
    欢笑指数: 4.0
    新奇指数: 5.0
    推荐指数: 5.0
  • 参与评分共 2 人,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。

 

相关链接
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
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

首 页 | 关于故事会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
版权所有©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。 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。 技术支持: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备案序号:沪ICP备12000829号
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
出版物经营许可证:沪批字第U3918号

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